第97章_凝肌小娇妻[七零]
听书阁 > 凝肌小娇妻[七零] > 第97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97章

  第97章不够爱

  在下面吵到天崩地裂的时候,梁祯同学本来在楼上睡觉。

  可都这么吵了,他能不醒吗?

  所以在下面吵到一半的时候他就醒了。

  也没太受到惊吓,就是自己爬起了床,开了门,循着声音溜了出来。

  他站在楼梯上看着下面的人又哭又闹。

  他很快速的寻找到了他妈的位置,仔细看了他妈两眼,看他妈站得直直的,像是平时那样得意洋洋训人的样子,心里的紧张和担心立马就消失了,然后就在楼梯上找了个最佳视角的位置坐下了,看下面的事态发展。

  等那个老太婆突然向着他妈突然冲过去的时候他“刷”一下站了起来,好险没直接从楼梯上一头栽下来。

  好在他看到有一个婶婶把那个老太婆拖走了。

  梁祯同学扶着栏杆松了口气,稳了稳小心跳,坐下来继续看。

  等下面的人都散了,他也没下去。

  下面人都走了,林家也终于安静了下来。

  林舒看了一眼地上的碎瓷片,就转头她爸妈道:“爸,妈,你们去休息一下吧,我收拾一下这里。”

  又看一眼坐在楼梯上看着这边的儿子,冲丰丰道,“去哄哄你外甥。”

  可是这会儿梁祯同学却是“蹭蹭蹭”地就下楼了,没理会他小舅,绕过碎瓷片就直接往他妈这边冲,冲到他妈身边,就抱了他妈的腿道:“阿妈,你把他们骂跑了?”

  两眼冒星星。

  林舒:……“阿妈是说道理。”

  “什么道理?我要听。”

  他虽总故作老成,其实还是个处在对什么都好奇的年纪。

  “我跟你说,我比你妈说得生动有趣。”

  丰丰插进来道。

  梁祯狐疑地看他,再看他妈。

  林舒拍拍他,道:“去吧,让你小舅跟你说,晚上阿妈再给你补充。”

  然后梁祯同学就颇有点不太情愿地被他舅给拖走了。

  等客厅没其他人了,李慧茹看着面色铁青僵硬的丈夫,心里叹了口气,道:“肇同,我们去你书房谈谈吧。”

  林肇同书房。

  李慧茹慢慢冲了杯茶,推到了始终沉着脸,不出一声的丈夫面前,自己却是走到了窗前,看了楼下那熟悉又有些陌生的风景片刻,才开口道:“这件事从头到尾都是我的主张,你不要迁怒孩子。”

  今天发生的所有事情,对付林大伯祖父和老林家人的手段,包括余卫泽,还有林家人签的那份认罪书等等,这些林肇同事前都是不知道的。

  林肇同抬头看她,沉声道:“现在你已经不信任我到这种程度,不仅事前瞒我,事后也要瞒我,在你眼里,我是不辩是非到这种程度的人了吗?”

  李慧茹默然。

  好一会儿,她才低声道:“肇同,你心里清楚的,不是你不辩是非,而是这件事如果你事前知道,事情的结果一定不会这样。”

  如果他事前就知道林家找了红—卫—兵打砸宋家,围打丰丰,他会动怒。

  但在林家人找上门的时候,他一定一开始就驳了他们,然后林家人肯定就不会再有前面的那一番表演,肯定会认错,最后会用林美兰说出的那一番说辞盖上一层遮羞布,丈夫会冷淡他们一段时间,但绝对不会像现在这样,什么都撕开,一刀两断。

  “肇同,这是我们欠舒舒的,”

  李慧茹低声道,“我们该给她一个这样的了断,不然,我们会伤了那个孩子的心的。”

  林肇同默了一会儿,脸上的铁青之色终于慢慢缓了下去。

  他道:“说吧,这些事情是谁查的?你不是这样的人,而且我们才回来几天,你又有什么本事找到那个余卫泽,能让他说出当年的真相,又和宋家安排好,还弄出那么一份认罪书?宋家人,就是搞技术的,他们恐怕也没有这样的手段和能力。”

  李慧茹苦笑了一下。

  是啊。

  这事情一看就不是她能做到的。

  “是梁副团长。”

  虽然那是他们的女婿,当面的时候也会叫“进锡”,但其实真的没有那么熟,在背后的时候还是习惯叫“梁副团长”。

  她看到丈夫一点也没有意外的表情,道,“肇同,我知道你重情,看重老林家的人,所以过去那些年来,看在你的面子上,不管他们是什么样的品性,我都容忍了下来,善待他们。”

  “还有,我也知道,当年舒舒是我执意要养下来的,你对养这个孩子,一直都是无可无不可,你对她不是没感情,毕竟养了十几年,猫猫狗狗都会有感情,更何况是那样懂事的一个孩子。可是你骨子里还是更看重血缘,更看重自己的血脉,更何况你又一直很忙,跟孩子相处的也十分有限。所以,”

  说到这里李慧茹只觉得满嘴苦涩,道,“所以过去那么些年你们老林家的人对舒舒的轻视你不是不知道,只是你选择了忽视,你允许他们不停的把孩子送过来住在我们家,你也不是不知道那些送过来的孩子对舒舒的恶意,就算一次不知道,但我找你提出送他们走,两次三次,你还能不知道?”

  “更何况,那些人一直在我面前说,让我们不要养舒舒,一个丫头片子把她送回老家随便养养就行了,我们就算是想过继也应该过继一个有血缘的侄子。他们能不停劝我,想必在你面前也不会少说。”

  “或许是你太忙,顾不上这些,也或许是你觉得你没有答应他们已经是一种态度了,毕竟这都是家务事,让我调停一下就行了……可是难道你不明白,这种态度其实就是一种纵容吗?纵容他们不停地伤害舒舒。说到底,其实还是你不够重视她,没有把她当成自己的亲生女儿来心疼。”

  她以前也认为他太忙。

  他在部队,在家里的时间都很少,他又一向严厉,就算偶尔在家,跟女儿的相处其实也很少。

  而且家里的事一向都是她处理的。

  可现在想想,所谓的忙都不过是借口。

  严厉地表一个态,又需要多少时间?

  说到底,还是不够重视。

  林肇同张了张口,想要说些什么,可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他并不是喜欢解释的性子。

  李慧茹看他一眼,然后摇了摇头,道:“我知道你很忙,那些年早出晚归的,甚至有时十天半个月的都不能回家一趟……可是梁副团长在部队就不忙吗?”

  “查当年的这些事并不是舒舒找他做的,是他自己一直在查周家,查当年围打丰丰的人,这才被他揪到余卫泽,也是他用了手段让余卫泽说出真相,他是一点都不肯含糊,不会放过任何试图伤害舒舒的人。”

  “可是肇同,你听说你们老林家当年伙同周家对舒舒做的那些事,你可有想过要去怎么处理你们林家的人?你怕是最多生出一点恶感,对他们冷淡些罢了,但他们要是找你,你恐怕要照拂的还是会继续照拂。”

  “甚至,你是不是还觉得舒舒一步一步,做得太过?有些凉薄?”

  李慧茹说到这里只觉得心里酸痛难忍。

  她现在突然明白女儿为什么会在那么短时间接受梁进锡了。

  因为他给了她她一直缺少的东西。

  她低声道:“肇同,你扪心自问,要是你的亲生女儿,你真放在心窝子里疼的女儿,有人在你下放之后,就为了点好处,就想把她卖了,那么作践她,你真的能做到这么无动于衷吗?至少我相信梁副团长不会,我相信他不会允许任何人伤害舒舒,或者他们的孩子。”

  林肇同的脸一下子又黑了。

  李慧茹苦笑了一下,道:“肇同,我不是说你不好……你对我一直是好的。”

  “当年我不能生育,你们老林家的人一直鼓动你,想让你换个妻子,是你强硬的教训了他们,从此他们再不敢提。可是为什么他们让你从老林家过继个孩子,你却一直都没有强硬拒绝呢?恐怕在你心里,你未尝没有这个心思,只是因为我,因为我不喜,所以你才没有答应,舒舒也是因为我坚持要养,你也是为了让我开心,才答应的……肇同,你对我好,我都知道的,只是你亏欠了舒舒。”

  “以前我不说,是因为我觉得感情是不能强求的,父女之情亦是。我爱她,我能对她好,但不能强求你对她也像真正的亲生女儿一样疼爱……更何况你也从来没有对她不好过。只是,”

  “只是这一次的事情不同。肇同,当年你出事,她还不到十八岁,可就是不到十八岁的她,在自身都难保的情况下,费尽心思小心翼翼的护住了丰丰,还把他教得这么好……否则,你有没有想过,五年前丰丰才九岁,以他那样倔的脾气,要是落到了林家人手里,现在会是个什么样?”

  “这一次舒舒之所以会惹到林家人,让他们有这么大的怨气,一来是因为她不肯让自己给他们卖个好价钱,二来直接跟他们对上,还不是为了丰丰?你已经没有亲自动手去保护我们的孩子,为我们的孩子出气,如果不仅做不到亲自动手,还要不顾她的感情,继续姑息林家那些谋害过她的人……肇同,你会让那个孩子彻底跟你离心的,甚至丰丰,都会怨上你。”

  她摇了摇头,然后长出了口气,道,“你休息一会儿吧,我出去看看孩子们。”

  她说完就转身往外走。

  这一番话说出来,她像是剜出了心口一个沉年旧痼,虽痛却也松了口气。

  不管怎么样,该说出来的还是要说出来。

  她不可能容忍他继续用他那种“宽容”和“厚道”去对待伤害了她孩子的那些人。

  这是他们欠那个孩子的。

  请收藏本站:https://www.tsg22.com。听书阁手机版:https://m.tsg22.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