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_凝肌小娇妻[七零]
听书阁 > 凝肌小娇妻[七零] > 第42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42章

  第43章选择

  结婚了。

  林舒她跟那个当兵的结婚了。

  她不喜欢他,不管他怎么做也不可能喜欢他。

  有的东西是不能强求的。

  周成志狠狠地碾着烟头,碾得烟丝粉碎,碾得手上青筋暴露,胳膊上肌肉博出。

  林美兰也看得心惊肉跳。

  她看着他,一咬牙,道:“其实舒堂妹也不喜欢那男的。我跟舒堂妹是姐妹,从小一块长大,很清楚知道她之前跟那个男人并没有任何交集,你想想看,以舒堂妹的性格,怎么可能会没见过那个男人,就说他是她对象,然后没几天就嫁给他?”

  她说着就把她妈跟她说的,林舒嫁给梁进锡的原因说了。

  她道,“成志哥,你也很清楚,舒堂妹要是嫁给你,只能让自己过好日子,可是你的能量还伸不到那么长,你救不了我堂叔。但那个男人却说不定可以,即使他不能,可他能带林舒去军区,去见我堂叔以前的老战友,军区的首长,那些人都是看着堂妹长大的,跟堂叔一起上过战场的交情。”

  “成志哥,我堂叔他会出来的,即使堂妹这次不能救他出来,不出几年,他还是会官复原职,甚至还能更上一层楼。成志哥,你放弃舒堂妹吧,不然你用的那些手段,将来都会反噬到你,还有你家里人身上的。”

  周成志猛地转头看她,突地笑了一下,不过那眼底可没什么笑意,看着只觉让人渗得慌。

  他像研究什么似的打量她,道:“哦,你倒是这么肯定,你堂叔一定会出来?怎么,你也信那个男人,所以打退堂鼓了?连大学都不想要了?”

  林美兰被他盯得心都差点跳出来。

  她咬着唇,将那快要跳出来的心强按回去,长呼一口气,闭了闭眼,道:“我想上,成志哥,多一个人多一条路,那个名额,你不替我弄来,也是便宜了别人。在你心里,就算我远远比不上舒堂妹,但我们到底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你帮我这个名额,我答应你,以后你绝不会吃亏的。”

  她顿了顿,道,“你不是问我为什么那么肯定我堂叔一定能出来吗?我告诉你,是因为我前段时间突然开始会做一些梦,一些能预言的梦,一开始我也没太当一回事,但后来都成真了。”

  “例如我堂叔下放的事,还有我堂叔会回来的事……你不相信是不是?”

  她突然想起来一件事,低声念了一个名字,道,“这位首长,他之前也受到了很多,可是就是下个月,下个月就会起复,他会改变很多政策,让之前批错的案子平反,这些都是国家机密,我要不是梦到,是不可能知道的,你等到下个月,就知道我说的是不是真的了。”

  周成志的瞳孔猛地缩了缩。

  林美兰道:“这样的事情我总不会胡编乱造,我会梦到一些大事的发生,这些,对你来说是很有用的,给我一个大学名额,对你来说也并不是多难的事,钢铁厂就能推荐,但我这个能力,你总会有用得到的地方。”

  “就是林舒,”

  她慢慢道,“你不要再沾惹她,真的,你可以对她好,但不要再逼她了,你应该明白,我这么说,是为了你,不是为了她。”

  “如果你真的爱她……其实一个人一生多长啊,她不喜欢那个男人,但为了救她爸她可以嫁给他,以后,你会有很多机会,真的,过几年,我们国家的混乱就会终结,会迎来一个腾飞的时代,那个时候,只要能够抓住机会,你就能成为我们华国的最富有的人中的一个,甚至成为首富,那时候,如果你还想要她,肯定有无数的机会,你又何必急于一时呢?”

  “暂时跟她和解,以后再慢慢寻找机会,总会有机会的。你应该知道,你现在硬凑上去,只会让她更厌恶你,还是什么都得不到的,只会让关系更恶化。”

  “林舒她,是外软内硬的人,也很聪明,你逼她,在背后使的手段,她早晚都会知道,但你要是不求回报的对她好,她总会念你一声好,谁知道将来不会有什么机会呢?”

  “这么苦口婆心地劝我,”

  周成志的手上还碾着烟丝。

  他冷笑了一下,道,“你这么苦口婆心地劝我,就是为了一个工农兵大学推荐名额吗?你既然能预知到这些,知道只要抓住机会,就能成为我们华国最富的人之一,你还稀罕什么工农兵大学推荐名额?”

  林美兰心道,他到底还是不会完全相信她。

  还在试探她。

  “就算是有机会,那也是几年之后,”

  她道,“我其实并不稀罕工农兵大学那个学历。但是,你不知道我现在过得是什么样的生活吗?上大学,不过是脱离现在生活的一个途径而已。至于你说几年后的那些机会,是,我是能梦到一些事,但有的机会,你知道有,但我也没有那个自信就一定能抓住,握住,可是你不一样,我相信你的能力和本事,所以我想跟你合作。”

  就像后世,谁不知道买地圈地能暴富,谁不知道娱乐圈来快钱,可是你有本事能圈到地,你有自信进娱乐圈就能玩得风生水起吗?

  她在刚刚穿过来时也曾摩拳擦掌,雄心壮志,但最后还是现实让她清醒。

  她自己不想再去费那些心机去折腾。

  如果有人能干,她能够轻松获得最好的生活,为什么要去折腾自己?

  好好美容养颜,好好享受人生,不香吗?

  她也不是要完全靠他。

  但她至少得先要有一定的基础,一个平台。

  她也不怕他现在怀疑自己。

  她会好好整理那些信息,迟早他会完全相信她的。

  林舒跟梁进锡去完纺织厂之后就去了百货大楼。

  两人先办正经事,逛了逛卖鞋啊衣服的地方,大概看了看东西的价位,就拿着徐娟的信去了后面办公楼找徐娟的大舅王主任。

  王主任听说是外甥女大队那边过来的人还挺热情,听了他们说的事却是有些犹豫。

  他道:“我们这里的东西都是上边批下来,固定一些厂子的东西,不过没事,你们成立了厂子,回头生产一些样品拿过来,跟我们申请销售就成了,到时候我会跟我们书记提一提,看能不能买你们的产品。”

  虽说没有答应,但却完全在情理之中。

  林舒得到这个答案已经很高兴。

  她谢道:“成,那就多谢王主任费心了。”

  说着就把徐娟让他们帮忙带来的东西送给了王主任,都是山里的山货,干蘑菇干菜什么的,笑道,“都是徐娟亲自去村民家里收的,煮面煲汤都很香,要是下次有机会的话,我们就让徐娟自己回来。”

  王主任笑道:“你这个小同志,心眼还挺多,你这是是让我就是为了我外甥女,也得尽心啊。”

  林舒“嘿嘿”笑,道:“我是实事求是。”

  王主任很喜欢林舒的实事求是,说完话就从自己办公室包了许多东西,让林舒帮忙带回去给徐娟。

  这又不是给自己的,林舒当然都给提上了。

  离开王大舅的办公室离百货大楼关门还有些时间,既然已经在百货大楼里,林舒就笑道:“好不容易过来一趟,我们去买一些礼物送给大娘他们吧。”

  梁进锡自然是依了她。

  林舒并不是直接去挑。

  她还带了一张单子,然后照着单子给梁家人买了很多礼物。

  胡大娘的最多,有雨靴,因为林舒记得胡大娘的雨靴补了又补,早就看不出原样了,也因为补丁太多,其实已经根本防不了水,还要了几双塑料的手套,胡大娘和周秀红都可以用来洗衣服洗碗,这么冷的雪天,她们每天洗碗洗衣服都是直接洗,手上都生了冻疮,又痒又痛,还有一件大衣,其实她想买的东西还挺多,不过时间紧,就先买紧要的几件了。

  另外还有给石头柱子还有梁冬荷,珍珍珠珠的。

  只不过给他们的都不是紧要的东西,每个人也就是一两样。

  这次过来她已经跟姚姨说了,把寄存在他们家的东西大部分都寄去了大队,她打算好好收拾收拾,很多东西都可以送给珍珍和珠珠。

  她要付钱的时候梁进锡先给了,林舒也不在意这个,她点了点头,道:“是你买的话大娘肯定更高兴,不过秀红姐还有冬荷姐的我来给吧。”

  另外那些东西有的还是需要票的,那些梁进锡都没有,林舒却是都准备好了。

  梁进锡对她的小坚持也没所谓。

  她喜欢就好。

  反正将来他的钱也会交给她。

  付完钱后林舒正在低头整理买的东西,后面另一个售货员过来,提了个袋子过来,跟梁进锡道:“同志,刚刚你要的围巾,大红色的好卖,就剩最后一条了。”

  林舒好奇的抬了脑袋去看,就看到售货员已经站到柜台前,从纸袋子里掏出了一条大红色的羊毛围巾,然后转过头看向林舒,欲盖弥彰地跟林舒低声笑道,“同志你爱人真有眼光,你皮肤白,围这个大红色的围巾指定比你现在这个米色的还要好看,又暖和又好看。”

  林舒的小脸一红。

  梁进锡却像是完全没听到,神色半点变化都没有,只道:“嗯,那就麻烦同志再开个单吧。”

  这条围巾是羊毛的,要十二块钱,这都是一个普通工人三分之一的工人了,更可能是公社村民两个月的口粮了。

  林舒低声道:“好贵。”

  说的又有些心虚,因为也不知道他这个围巾是送给谁的。

  他要送给别人,她管它贵不贵?

  梁进锡继续像没听到一样,直接去一边开票付钱。

  那个售货员包了围巾递给林舒,偷偷瞥一眼梁进锡高大挺拔的身影,再笑着跟林舒低声道:“同志,你爱人真疼你。”

  林舒:……

  虽然解释也怪,但让林舒就这么坦然的被称作梁进锡的爱人她也觉得不自在得很。

  她轻咳了一声,道:“并不是爱人。”

  那售货员诧异得看了一眼林舒,随即释然地笑了出来,道:“唉,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还只是对象是吧?是我的错,我看你们这个样子,还以为你们是刚刚新婚,不好意思了,不过同志,你对象对你可真好。”

  刚刚她可都看见了,这位女同志买东西挑了那么长时间,这位解放军同志就一直在旁边认真的等着她,没有一丝一毫的不耐,明明神色冷峻旁人看着吓人,偏偏看着她的时候就让人觉得又专注又温柔。

  这样的男同志可真少见。

  林舒更不好意思了。

  可她总不能再澄清说两人不是对象吧?

  要不是爱人不是对象一起逛什么百货大楼买这老些东西?

  再说了,有必要跟个售货员解释这么多东西吗?

  林舒红着脸在售货员含笑的目光下离开了百货大楼。

  因着这不好意思两人一路回去都没说什么话,只是回去的时候正是下班高峰期,坐公车的时候不仅没有位置,连站的地方都挤满了人,虽然林舒手抓着栏杆,但好几次车子转弯的时候要不撞到他身上,要不就是被人挤,后来他索性就把她护在了怀中。

  明明车上那么多人,后面林舒却好像只感觉到了他的存在,也好像只闻到了他怀中的气息,还有他喷出来的热气在她头顶上的温度。

  这让她的呼吸也有些闷,要稳着才能不乱。

  更不允许林美兰曾经的那些心声冒出头……不然更乱了。

  林舒不是傻子。

  说实话有时候她要是真的一点感觉不出异样那就是装傻了。

  只是有时候她像是抓到点什么,下一刻他的态度,还有完全空白的心声又让她觉得,她要是误会点什么,就是自作多情,就是想赖上他。

  ……毕竟他开始就用那种神色警告过她好几次,让她不要对他有什么企图。

  再加上林美兰的那些心声,她也怕自己受了影响,所以坚决不允许自己想岔了。

  这样想着她的心情便又慢慢平静下来。

  回到招待所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两人先把东西放到了招待所,然后在招待所买了几份饭菜去了宋家。

  梁进锡特地要了一份羊肉汤。

  他道:“今天先拿去宋家吃,下次我们买了羊肉自己煮吧,我做的味道不会比店里差。”

  林舒冲着他笑了一下,道:“这样已经很好了。”

  她今天心情好,喝不喝羊肉汤都不会影响到她的好心情。

  请收藏本站:https://www.tsg22.com。听书阁手机版:https://m.tsg22.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