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_凝肌小娇妻[七零]
听书阁 > 凝肌小娇妻[七零] > 第36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6章

  第36章暗流

  林舒抽着气。

  他的手握着她的脚掌,热量从他的手心传过来,炙热舒适,还有一股奇怪的酥麻。

  可是湿毛巾裹着脚踝,冷也是真的冷,让人忍不住痉挛那种。

  他的大拇指按了按她的脚背,声音难得带着些哄慰道:“只是崴了一下,伤的不重,但最好能冷敷一下,睡一觉,明天应该就没多大事了,但要是现在不管,明天可能会严重。”

  林舒低着头,心里头的感觉也像脚上一样,一阵一阵,冰火两重天。

  她想抽脚回来,却又觉得那样太任性。

  他待她是伤病员。

  不配合的伤病员是很讨厌的。

  “不,不用按了,”

  她低声道,“我能忍住,我自己敷,没事的。”

  梁进锡的手一顿,抬眼看她,就看到她低垂着脑袋,耳尖通红,脸上隐隐约约也是粉色……他这才意识到自己动作的暧昧。

  手上的触感也格外敏感起来。

  他的心像是一下子被什么攥了一下,那只手,从手心到胳膊都麻了起来。

  他静了片刻就松开了手,道:“好。”

  声音竟是有一丝难以察觉的喑哑。

  他站起了身,道:“敷个十分钟就行了,你先休息一会儿,我下去买点饭回来。”

  林舒想说什么,可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能点了点头,“嗯”了一声。

  一直到梁进锡走到了门口,她才说了声“谢谢”。

  梁进锡手握着门柄顿了顿,没说什么就拉开门出去了。

  林舒等门再次关上了,才长出了口气,手捂着脸,翘着脚,一下子躺到了床上。

  ……这都叫什么事。

  她真是太没用了!

  然后门“咔嚓”一声又打开了。

  他在门口道:“你想吃什么?”

  林舒:??

  她一下子弹起来,脚上抽痛了一下也忍住了,有些慌乱道,“不,不用什么特别的,简单一点就成了,热的就成。”

  这一天赶路,吃的都是又冷又硬的干粮,就吃点热的,有味道的东西就成了。

  “好。”

  他道。

  然后林舒看到他脸上还浮了个笑出来。

  ……窘死了。

  不过林舒还是很能调节自己的。

  事情已经这样了,而且想想他在军中平时训练出任务他自己和战友受些伤应该是寻常的,自己现在最重要的是千万不能真伤着了脚,明天不能走路才行。

  不管有多尴尬和不好意思,也得先忍着,好好把事情做了才行。

  ……还有刚刚他握住她的脚,她除了感觉到他手心的糙感和热度,并没有听到他有任何的心声。

  也就是他根本就是就事做事,并不带什么情绪,她要是想多了才是很大问题。

  所以等梁进锡买了饭菜回了,林舒已经调整好了。

  他带回来了一碗萝卜鲫鱼汤,热乎乎的,特别香。

  林舒喝着觉得身体都热乎了起来。

  他看她一勺一勺地喝着汤,很满足的样子,心里也很高兴,笑道:“下面还有羊肉汤,你刚扭伤了脚,也不知道你习不习惯那味道,就没买了。”

  林舒放下勺子,舔了舔嘴唇,点头:“习惯,很喜欢,我爸很喜欢,他说以前在部队里,偶尔的一次能跟战友围在一起吃一顿羊肉汤,就跟喝了酒一样高兴。小时候在军区,不管是叔伯们来我们家做客,还是我们去叔伯家吃饭,饭桌上总有一锅羊肉汤。”

  说着连口水好像都出来了。

  “明天脚好了,把我弟接过来,晚上我们一起去吃,他也最爱吃了。”

  梁进锡听她这么说,不笑就显得格外冷峻的那张脸上神色都温和了许多。

  他道:“好,明天晚上吃。”

  顿了顿,又道,“你以前住的军区,是成西军区吧?小时候住在那边,习惯不?”

  林舒笑,道:“我从小就在那里长大,怎么会有习惯不习惯的问题?听说人的骨子里很多东西都是小时候长大的地方刻出来的,所以虽然我后来又在西州城住了好几年,但其实成西才是我的根,我喜欢吃的东西,口味,和什么人相处时最有亲切感,其实都是在成西养成的。”

  说着还看了他一眼,似乎是考虑了一下什么,然后特意加了一句,道,“你看,你看起来很凶,很多人怕你,就是珍珍和珠珠都有些怕你,但我没怕你,一直都很信任你,熟了一些之后能够很快有一种亲切感……这应该都是小时候养成的。”

  因为小时候她身边的叔伯都是穿着军装的军人。

  他们可能粗犷,甚至粗鲁,大声说话,看起来很凶,揍起孩子来一点没轻没重,可这不妨碍林舒信任他们,对他们感觉亲切。

  甚至当初在刚刚下乡时,她能大声跟众人说,他是她对象时,未尝不是因为这种心底深处的信任和亲切。

  哪怕她还不认识他。

  还是陌生的。

  他显然没想到她会说出这么一番话出来。

  他愣了愣,随即笑出来,低头也喝了一口汤,然后道:“那以后要是住在军区,你也不会不习惯了。”

  “当然不会了,”

  林舒笑,“那里是我的家,说起来我好多年都没回去了,我可想有机会再回去看看了。”

  吃完饭梁进锡就收拾了桌面,再拿了搪瓷缸去洗手间洗。

  洗完再端了热水给她洗脸,自己则是挨个把房间检查了一遍。

  林舒洗完脸,他就过来帮她端水。

  林舒忍不住道:“梁大哥,其实你真的很好啊。”

  听胡大娘他们说的,她一直觉得他脾气大,很凶,虽然人很正直,但不好相处,肯定也不会在意别人的感受,因为,他自己利落果敢,肯定看不上别人的软弱和多余的情绪。

  最开始接触,好像也的确是这样的。

  可现在才发现,完全不是。

  他是冷淡脾气大,但只是对外人,对他的家人,却是十分的照顾保护的。

  细节都做得很好,周到妥帖。

  ……她当然不知道,他是对家人不错,但照顾,真的只是对她而已。

  梁进锡刚握着水盆的手就是一顿。

  他转头看她。

  ……迎着她亮晶晶的眼睛,平生第一次他犹豫了一下。

  或许不是第一次,但肯定没有哪一次情绪这样复杂。

  他伸手摸了摸她脑袋,道:“晚上早点睡觉,别胡思乱想。”

  说完就端了水离开了。

  林舒才不会胡思乱想。

  等他离开,她叹了口气,心思就转到她弟身上去了。

  她弟现在应该是在林家,她得想想怎么去接他。

  林老太太他们好容易把丰丰接到了他们那边,肯定是不会轻易让她带走的。

  难不成她要梁进锡帮她抢过来?

  她虽然不怕他们,但还是要动动脑子,保证万无一失才好。

  梁进锡让林舒不要胡思乱想。

  林舒也的确没有胡思乱想。

  但他自己却没有他在林舒面前表现的那么冷静冷淡。

  他把搪瓷缸送回了下面的餐厅,回到自己的房间,就拿了衣服去洗手间洗澡。

  ……这是他的习惯,因为每天都会做大量的训练,流汗多,所以就算是冬天,只要有水,哪怕是冷水,也一定要冲个澡。

  招待所条件并不好。

  一般是半层楼共用一个洗手间。

  梁进锡怕她晚上去洗手间不方便,特意加了钱,要的是尽头处的两间贵宾房,两间房共用一个洗手间。

  水流在身上,地上,哗哗的。

  脑子里却闪过她白皙柔嫩的小脚,握在手上,像是把心攥在了手上。

  再想到她现在就睡在隔壁,气息都粗了起来。

  可两个人还没结婚……虽然他已经确定了她的心意,但毕竟还没有结婚,他现在还不想对她做什么。

  ……因为他感觉到自己面对她时会产生冲动,是以往从来没有过的。

  他用意志铸了一道闸,拦着身体里只要面对她时就会叫嚣的那些冲动,要是开了那道闸,就是他自己都不清楚后面还控不控制得住。

  这还是他第一次对自己的把控力产生怀疑的时候。

  不过她说,她愿意跟他去军区。

  洗完澡回去又做了不知道多少个俯卧撑。

  以至于林舒半夜醒来还听到了洗手间的水响。

  林舒想,大娘说得没错,他真的不是个一般人,不把自己当人的训练。

  她也要更努力,更坚定些才行。

  第二天一早起床林舒转了转脚腕,动作幅度不大果然就没事了,心里很是松了一口气。

  两人就在楼下简单吃了点东西就去了宋家。

  “舒舒?”

  开门的是宋绍博。

  他看到林舒,先是一愣,但很快表情就变成了惊喜,继而是温柔。

  那一瞬间,他眼里只有林舒,完全没有看见就在后面的梁进锡。

  他柔声道,“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

  说着又皱了皱眉,道,“这个时候,你什么时候回城的?昨晚住在哪里?”

  他说着话意识到了什么,转头,这才看到了林舒右后侧的梁进锡,脸上的笑容就慢慢淡了下去。

  “舒舒,这位是?”

  梁进锡本来一直在看着两人的互动。

  宋……他想起来林舒放到抽屉的那枚书签,还有书签上的剪影。

  梁进锡看着他,左手把林舒不动声色地往后面拉了拉,再向宋绍博伸出右手,道:“梁进锡。”

  林舒忙介绍,道:“绍博哥,这个是梁营长,就是我之前说过的胡大娘家那个在部队里的儿子。”

  林舒没太在意梁进锡的动作。

  她甚至顺着她的动作往后让了让……她下意识觉得是自己挡住了他跟宋绍博打招呼。

  但宋绍博的面色却一下子难看了起来。

  他抿了抿唇,神色才缓了下来,伸手跟梁进锡握了握手,道:“梁营长。”

  打完招呼抽手把门推大了点,转头又温柔似水地跟林舒道,“舒舒,进来吧,年前你打电话说要过来,这两天妈都一直留在家里等你,生怕错过了。”

  说完还直接拉了林舒的手,拉她进门。

  梁进锡看着他握着林舒手腕上的手,面色也沉了下来。

  好在也不知是不是有心灵感应,林舒被宋绍博一拉,竟是自己机敏地转了一下手腕,自然地从宋绍博的手里挣了出来。

  梁进锡看到,眸光动了动,原先心底某处绷着的一条弦也松了下来。

  请收藏本站:https://www.tsg22.com。听书阁手机版:https://m.tsg22.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