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第 67 章(错字)_[清重生]庶妃她不想奋斗
听书阁 > [清重生]庶妃她不想奋斗 > 第67章 第 67 章(错字)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67章 第 67 章(错字)

  大概是为了彰显自己的仁慈或者其他,佟贵妃让人来的时候大张旗鼓。她故意让人中午趁着皇阿哥们都在的时候过来传话。

  如今天气变凉,白天变短。皇阿哥们中午休息时间变短,他们都不会回阿哥所休息,而是在上书房用过膳,休息两炷香的功夫继续下午的学习。

  胤禛的拒绝在她意料之外,连带着过来传话的小太监脸色都有些不好看。

  胤禶怕佟贵妃给胤禛使绊子背后说他坏话,赶忙道:“对啊,这件事汗阿玛也是知道的,他老人家都同意了,还说要去给五哥庆祝。前几天汗阿玛还问额娘准备的怎么样呢,若是五哥不去,汗阿玛那边也不好交代啊。要不然你去问问汗阿玛,看汗阿玛去哪儿?”

  胤禶这点自信还是有的,额娘会做很多别人不会的吃食,他就不信汗阿玛不心动,放着额娘这边好吃的不要,去跟佟贵妃那个虚伪的女人一起给五哥庆祝。

  他可没说谎,汗阿玛却是同意了要去永寿宫的。

  小太监苦着脸走了,胤禶凑到胤禛耳边小声说着:“五哥别怕,我保护你。”

  他轻声哼哼,“连个午膳都没送,一看就知道不是真心的。”

  中午呢,正是用膳的时候,佟贵妃知道让人送贺礼,怎么不想着给五哥做点好吃的?瞧他额娘,礼物都是私底下给,谁跟佟贵妃似的。

  这是生怕别人不知道她对五哥有多好。

  胤禛勾起一个浅浅的笑容,伸手摸了摸他的脑袋。

  这就是他为什么喜欢永寿宫的原因,大家都不会把他当做累赘推来推去,而是当成一家人来保护。

  “我可是哥哥,应该我保护你才对。”让弟弟保护什么的,多丢人啊。

  胤禛这话让坐在他另一边的胤祉噗嗤笑出声,“五弟你要保护六弟?那你可得多练练。”

  两个人同时进上书房,一起学习,文化课两人成绩差不多,骑射课五弟完全被六弟碾压。如今六弟都能拉满半石的弓箭了,五弟还在跟初学的弓箭作斗争。

  都是一个阿玛,胤祉想不明白,五弟的力气怎么那么小,初学者的弓箭啊,他半满都拉不上,只能堪堪拉到四分之一满。

  胤祉虽然笑也没有看不起他的意思,他的笑里面带的更多的是调侃。

  今天胤禛生辰,阿哥所的皇阿哥们也都给他准备了礼物的,胤祉送的是自己最喜欢的一个笔筒。有胤禶在中间插科打诨,他们的关系还算不错。

  确切的说,整个上书房除了拽出天际的大阿哥,其他四个人关系都很和谐。

  万黼打开食盒把饭菜摆放好,招呼两人过去。“快过来用膳,一会儿菜要凉了。”

  从永寿宫到上书房有段距离,蕴和怕饭菜送到会冷,特意让人在食盒底下放了个暖炉。暖炉热度不高,至少能保证饭菜到了上书房不会冷掉。

  个人又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蕴和做的菜花样不多,分量十足。

  肉、蛋、青菜样样齐全。

  看着个人围在一起,胤祉有些羡慕,万黼开口:“四弟要不要过来一起用?”

  胤祉眼前一亮,有些犹豫,他看看胤禛跟胤禶,“我可以吗?”

  胤禶跟胤禛往旁边挪动一下,空出一个人的地方来,用行动表明了他们的态度。

  胤祉也不是扭捏的,他当即让奴才提着自己的饭菜过来拼桌。

  上书房就五个皇阿哥,四个人坐在一起,唯独大阿哥单独坐在一边。万黼又道:“大哥可要一起?”

  胤禶在桌子底下踢了他哥一脚,他一点也不喜欢大哥,可不想他哥邀请大哥过来。

  万黼仍旧保持着微笑。胤祉凑过去小声说道:“六弟,你踢的是我。”

  胤祉也不喜欢大哥,但是他们一起用膳不喊大哥,传出去大家又该说他们抱团排斥大哥了。若是传到汗阿玛耳朵里那就糟了。

  胤祉是个好哥哥,他觉得自己有义务教导年幼的弟弟什么叫‘兄友弟恭’。

  道理胤禶当然懂,但他就是不高兴。只希望大哥识趣点,别真的过来。

  大阿哥只抬头看了这边一眼,冷着脸道:“不了,我马上要吃完了。”说完快速的吃完剩下的饭菜。

  他觉得弟、四弟是故意的,弟故意最后喊他,四弟故意端着自己没用过的饭菜过去。他这都吃过了,肯定不好跟弟弟们分享。吃弟弟的饭菜,他胤褆还没那么大脸。

  大哥不来,桌子边的几个小的明显松了口气,万黼看的直摇头。

  生辰之日本应该高兴的,但胤禛的好心情只持续了一会儿。

  他没想到继佟贵妃让人给他送贺礼之后,乌雅贵人也派人过来了。比起佟贵妃,乌雅贵人要用心一些,她让人送的是她亲手做的衣裳。

  只是……

  衣裳做的小了,胤禛根本穿不下。

  胤禶可不管来人尴不尴尬,他只知道这些人都不是真心爱五哥,而是想要拿五哥给自己做脸。

  他冷哼:“乌雅贵人还真是用心,这衣裳怕是七弟都穿不下吧?”

  七弟比五哥小了整整一年还多,这就是乌雅贵人所谓的爱?

  知道五哥不好发作对方,胤禶直接从胤禛手里夺过来扔在来人身上。

  “我五哥不是捡破烂的,拿着你的衣裳滚吧。”

  心思不纯的人,他一点面子都不给。

  何况他五哥也不缺这点衣裳。

  汗阿玛知道额娘要照顾他们兄弟个,每个月都会多送他们两匹布料,额娘都给他们做了衣裳。

  胤禶很讨厌这群人,当众打了她们的脸不说。晚上康熙来到永寿宫他还告状。

  “汗阿玛,今儿贵额娘还让人给五哥送了不少礼物呢。大中午的,小太监一路抱着累的都出汗了。不过,我看那些都华而不实,贵额娘若真疼五哥还不如送五哥些吃的呢。”

  蕴和轻喝一声,面带不赞同,“胤禶。”

  臭小子这是给佟贵妃上眼药呢,也不怕他汗阿玛生他的气。

  胤禶耸耸肩,“难道我说错了吗?古董摆件不能吃又不能喝就是华而不实。”

  他五哥才多大,给这些也只能放在箱子里吃灰。

  康熙哟了一声,“咱们胤禶能耐了啊,都学会‘华而不实’了。不错。”

  康熙并没有如蕴和担心的那样斥责胤禶,反而对他会用成语还用对了进行了赞赏。

  这下胤禶更得意了,他还冲着蕴和吐吐舌头。

  蕴和无奈道:“皇上,您就惯着他吧,您这样毫无底线,早晚惯出个混世魔王来。”

  康熙:“不可能,咱们胤禶是讲道理的,就算是混世魔王,那也是别人不对在先。”

  胤禶昂首挺胸,“就是。汗阿玛,您知道吗,不只是贵额娘,乌雅贵人也让人送了礼物呢。贵额娘给的好歹还算贵重,将来五哥缺钱了能卖了换银子。乌雅贵人就让人做了几套衣裳,那衣裳尺寸都不对,别说五哥,七弟都穿不上。”

  康熙不高兴了。他跟胤禶想的一样,若乌雅贵人真的关心胤禛会不知道他的尺寸?就算她不知道,她不会派人去打听吗?

  这是既想要慈母的名声,又不想真心对胤禛呢。

  天底下哪有这种好事?

  爱屋及乌,恨屋同样及乌。康熙现在对乌雅氏就是恨屋及乌的状态。

  脑海中再次浮现她当初跟嬷嬷商量要害胤禛的事情来。

  隔日,早朝过后,康熙就来到慈宁宫,踌躇许久,他还是开口:“老祖宗,我想把胤禛的玉碟给改了。”

  太皇太后放下手里的茶盏,“好端端的皇上怎么想起这事,是谨穆妃?”随后她又摇头,谨穆妃老实,不像是会提出这种要求的人。

  果真,皇上接下来的话给了她答案。

  “不是,跟谨穆妃没关系。昨天不是胤禛生辰么,乌雅氏和贵妃都让人给他送了礼。她们的心思朕都明白。”贵妃是想让胤禛回承乾宫,依旧跟着她。乌雅贵人也是同一个意思,她虽然生了个孩子,其他两个都改了玉碟,只有胤禛还是她的儿子。

  她想抓住这个儿子。

  康熙叹息一声:“我让人查过来,贵妃也好,乌雅氏也罢都不是真心对胤禛的。之前有胤祚的时候,乌雅氏把胤禛忽视个彻底,人在她身边摔倒她都能扭头就走。”

  别看太皇太后不管事儿,后宫的情况她心里很清楚。乌雅贵人对胤禛却是谈不上爱护,更多的却是利用。她之前就想说这件事,只是看皇上另有想法,便一直没说。

  “皇上想把胤禛改给谁?”她心里第一个冒出来的就是懿诚贵妃。

  她不是傻子,这段时间懿诚贵妃的所作所为她看的一清二楚。

  要她说懿诚贵妃并不是个好选择,之前她都能任由承乾宫的奴才‘欺负’胤禛,谁能保证改了玉碟就不会?

  就算懿诚贵妃变了,知道真心对待胤禛,佟家呢?

  佟家那群人怕是很难把胤禛当外甥的。到时候胤禛有佟家这个‘助力’皇上为了太子必定要给他选个家室普通的福晋。妻族和外家都靠不住,胤禛要艰难了。

  这不是她想得多。再过年,胤褆就十五了,今年选秀的时候皇上就跟她提过大福晋的事儿。看得出来皇上为了太子对这些身后有庞大背景的皇阿哥是采取打压政策的。

  如果把胤禛改在贵妃名下,他娶福晋的时候要怎么办?

  若不给贵妃,皇上又打算把他给谁?

  五阿哥都六岁了,其他宫妃也会担心能不能养的熟。再则,那个人说不定还要承受来自贵妃的怒火,到时候可别又牵连到五阿哥身上。

  太皇太后的这些心思并没有立刻说给皇上听,她想先听听皇上的意思,再决定。

  康熙道:“这段时间胤禛在永寿宫过得不错,孙儿想把他改在谨穆妃名下。”他叹了口气,又道,“是孙儿之前没考虑周全,我以为贵妃主动开口会对他好,哪曾想?”

  “朕仔细观察过,这小半年,谨穆妃对胤禛确实不错,胤禛整个人也比之前活泼开朗很多。原本朕想着就这样挺好的,昨天乌雅氏跟贵妃的行为提醒了我。”

  如果他不做出决定,佟贵妃依然会心存幻想,想要回胤禛。乌雅贵人同样如此,她们不会放弃胤禛。

  她们这种自以为是的爱对胤禛来说不是幸运,是困扰,是扰乱了他平静的生活。

  “谨穆妃份位高,还有两个亲儿子,以前我总担心他们会威胁太子的地位。可您看,胤禶也马上六岁了,这孩子是个赤诚的,他心里除了吃就是吃。万黼功课骑射都不错,却不冒头,他从不去抢功劳,反而很低调,这孩子对弟弟们也很照顾,是个好的。”

  他不止一次跟万黼说过不要压抑自己,有多大本事就使出来。万黼这孩子就是不听。私底下他很努力学文习武,大考的时候却会收着力度不去争夺第一。

  他用行动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康熙欣慰的同时,又有些愧疚心酸。

  两个孩子都是好的,谨穆妃在后宫也从不跟谁拉帮结派,除了她宫里的端嫔、咸福宫的僖嫔也就跟皇后关系好一些。

  端嫔自不用说,僖嫔他也知道,两个人都是因为那场地龙。

  皇后性子直,喜欢谨穆妃这样的也没什么奇怪之处。

  母子都低调,昭格这个人又是真的没本事。他都听说了,谨穆妃的几个兄弟也不是啥聪慧有本事的,十年才混了个九品芝麻官。

  谨穆妃除了份位高,在没什么让人忌惮的。

  再说了,她人不错,坐高份位不是理所应当?

  如此,唯一让人说嘴的地方也没有了。

  康熙把自己的想法一一道来,太皇太后点头道:“谨穆妃却实不错,皇上若想好了就去做吧。只一点,这是你的决定,等孩子们长大了,万一事情不符合你的预期,你可不能后悔。”

  预防针总要先打下来的,她不想看皇上跟孩子们出现隔阂。

  康熙笑了,“若是别人,孙儿或许还会担心,谨穆妃……”他摇摇头,谨穆妃这个人最怕麻烦了。

  若是以前康熙不敢打包票,如今有了随时能附身的秘密,他可以肯定自己看人的眼光不会错。

  他相信谨穆妃会是个好额娘。

  请知悉本网:https://www.tsg22.com。听书阁手机版:https://m.tsg22.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